怒刷叶爸存在感的产物,老韩不够霸气,老叶不够慵(作)懒(死),后面ooc=_=



叶修又退役了?!

各大报刊的头条都是这个,包括电竞之家。

“韩队,这……”霸图的会议室中,传来林敬言这个疑问。

韩文清看完电竞之家的报导后,将报纸摔在桌上,黑着脸:“这个没用的家伙,要是真滚出荣耀就别回来了!”

“这个没下限的家伙,该不会是真的退役了吧……”此时张佳乐想起叶修在季后赛的表现后,语气不是庆幸,更不是嘲讽,而是深深的担忧。虽然叶修是个嘲讽货,总是以四亚王嘲讽他,但张佳乐不得不承认,叶修真的有能力笑傲荣耀,兴许在自己夺冠的路上没了叶修的阻碍,会很寂寞吧。

“这次叶修前辈是真退役了。”张新杰冷不防地丢下这句话,整个会议室都一片静默。当初他分析叶修是有原因才退役的,一旦有机会会再回来的;现在他说的这句话,肯定是经过一定分析才得出结论的。

“……我出去一下。”韩文清在一阵静默后,落下这句话就走了。

对上张佳乐疑惑地眼神,张新杰扶了扶眼镜,“十年的对手了,他肯定是最了解的那个人。”

韩文清一拳砸到墙上,眉头紧锁,想了想才掏出手机,解了锁又再次锁上,反复了好几次,终究还是没有下定决心,转身这回自己的房间。

破天荒的,韩文清亲自上了网游,然后搜索了一下君莫笑,这家伙果然在,顺手发去一条信息:“你到底在干什么!”

非疑问的语气,叶修一看就认得这个马甲是谁的了。

“老韩啊,今天你怎么亲自来网游了啊?”君莫笑

“少废话。”

“不是早说过了嘛,人老了,打不动了。老韩,你也该退役了。”语气中透着无奈,这点韩文清是很清楚的。

“谁说再玩十年也不会腻的,荣耀。”

君莫笑好一阵子没有回复,韩文清也在耐心地等着,终于,君莫笑回话了:“老韩,打一场吧。”

韩文清将马甲号退了出来,迅速插上了大漠孤烟的卡,赶往竞技场。好一些路人看到大漠孤烟的真身后,就在世界上鬼吼了。

“哟,老韩,弄得这么隆重啊。哪个房间啊?”君莫笑看到韩文清那马甲退了,就知道他会换上大漠孤烟。

“房间0331,密码0410.”韩文清不假思索地改了这个密码。

稍后了一会儿,君莫笑就进去了这属于大漠孤烟与君莫笑二人的房间,然后,二人并没有立刻开打,也没有对话,很有默契地一直对站着。

大约五分钟后,大漠孤烟按下了开始的按钮,君莫笑也随之按下了开始。

君莫笑手中的千机伞不断变换形态,步枪、镰刀,等等,六系共十二种的武器形态都用出来了,就连伞上打的技能他也没有藏着掖着,而是看准了时机全用在大漠孤烟身上;而大漠孤烟则是变回自己原来的风格与君莫笑对打。两人都尽情地展示着自己角色的特点,似乎是用这种方式来向对方道别,表达尊重。

叶修看着屏幕上大漠孤烟的那套霸王连拳,熟悉感油然而生,手中的动作没停。虽然现在君莫笑是散人,与一开始的几年有很大区别,但用到战斗法师的技能时,韩文清的眼神黯淡了下来。

一场过后,是君莫笑胜出。大漠孤烟的这场是君莫笑唯一一场将技能都用过一遍的单挑,变化的节奏比第十赛季的还要快很多。

“你的状态没变化。”大漠孤烟冷静地说。

“啧啧,别不认老了,你反应也慢了才会觉得我的节奏跟以前是一样的吧。来吧,快点退役吧老韩。”

韩文清丢下句“下一赛季的冠军是霸图”就退出游戏了。

这老韩啊……

没想到隔天,陈果接到了韩文清的电话。

“喂,谁啊!”陈果怒吼,她正在清理训练室里的那些烟味。

“韩文清。”韩文清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

“韩文……”陈果的怒吼戛然而止,因为她终于想起了韩文清的钱包脸,“那个……大神,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叶修。”简洁而不容反抗的语气。

“好的,请稍等。”陈果心里咒骂着叶修混蛋。

“叶修,起床了!”陈果大吼,同时也听到韩文清放大的音量从电话那边传来:“作息又不正常了?”明明打联赛时已经调回正常作息了。

“我只是抢了个boss而已。”叶修倒也不是睡得很沉,陈果的声音足以把他弄清醒了。陈果将手机递给叶修后就做一遍去了,只听到叶修懒洋洋地说:“老韩,有什么昨天你还没说的啊?”

“来霸图吧。”

“啧,就算你想组成个老年队赢那些新秀,我也不会奉陪的。别忘了你们霸图跟我得有多大仇啊。”叶修不可置否。

“真不来?”

“就算你无所谓,我还怕我以后连荣耀都玩不了呢。“叶修调笑着。

听到这句话后,韩文清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果然叶修这个人不会这么轻易就放弃荣耀的。随后,韩文清也没回应叶修,直接就把电话给掐掉了。

这老韩啊……我可没什么离奇再当你十年的对手呢。

后来,韩文清就一直没有再联系过叶修了,而叶修也乐得清闲好好打网游和指导乔一帆他们,虽然是时不时在游戏中被黄少天他们抓到要求PK,但就一直没有遇到韩文清。叶修理所当然是认为韩文清不爱上网游了。殊不知,其实韩文清才是默默划着水注视着他的那一个。

第十一赛季又开始了。

韩文清彻底将之前转换风格的不协调感调整过来,率领着霸图新人,携同张佳乐和背负着林敬言的希望,夺得了第十一赛季的冠军。期间,荣耀第十二区已经开放了。

然而,在说冠军感言时,韩文清是作为演讲代表站到最前的,但是,他致词的重点,并不能算是感谢霸图上下,而是——以后,我会一如既往地支持霸图,只不过,我已经不是核心了。新杰、佳乐、奇英、言飞、牧云,还有霸图上下,以后霸图就交给你们了!

全场一片静默。不仅现场的,连此时正在看新闻直播的也静默了:这位坚持了十一年的拳皇终归是抬不过退役的下场,继叶修之后是第二个如此有分量的退役。

霸图的粉丝,气质多是跟霸图气质一样,一往无前,豪气冲天。现场不知是谁带头喊“拳皇”,反正上至现场下至电视前,都被“拳皇”二字充斥了,甚至比叶修那会还要凝重——因为韩文清才是那个唯一一个坚持了十一年、与大漠孤烟并肩作战了十一年的人。

韩文清举起拳头,队员们也很有默契地举起了拳头。一个碰完一个拳头后,韩文清就走下了台,毫不挂念地走了。

叶修,这才是你第二次退役时的感受吧。真的没有不甘心,只有交给自己信任的人后的轻松感,和坚定——我也不会放弃荣耀。

当晚,韩文清收拾好行装准备离开俱乐部时——当然他应允了自己会定期回来当指导——霸图老板对他说,虽然大漠孤烟是准备留给宋奇英了,但是也可以只把装备之类的留下,打造另一个大漠孤烟给宋奇英,要是韩文清愿意,可以把大漠孤烟的空号拿走。

韩文清坚决:“就因为所有东西都齐全,大漠孤烟才是大漠孤烟!即使我不在,我相信奇英能驾驭好大漠孤烟并成为新核心!”

霸图老板见韩文清的态度如此决绝,不由得松了口气,真不愧是霸图十一年的核心,最能体现队伍气质的,除了韩文清以外,再无第二人了。

韩文清跟霸图上下告别后,便前往机场向E市进发。

此时,叶修已身在E市。

两天前,叶修突发奇想,应了叶秋的请求回家一趟。出乎意料的,叶爸没有勃然大怒,他只是无奈地叹息:“你都快30岁了,拉也拉不住你了,真没想到你能坚持那么久。”

“那我回H市的啦?”叶修无所谓。

“诶别!”拉住叶修的是叶秋,“哥你好不容易回家一趟,就留在E市一段时间吧,也许你会爱上E市的游戏氛围呢!”最好不要走,让我可以离家出走。

“好吧。”叶修耸耸肩,“但是爸,身为您大儿子,叶秋他哥,我有必要提醒一句,我在E市期间多留意这小子啊,否则轮到他离家出走就得风餐露宿了。”

叶爸点点头,很赞同。他怎么可能会还完全不知道叶秋的意图呢。

叶修再碰电脑是两天后了,从网上看到韩文清退役的消息后,无奈地苦笑,便关掉自家电脑跑到网吧里去。

游戏嘛,果然还是再网吧玩带感,尤其是荣耀。

还好E市并不是荣耀任何一支战队的主场,没有最集中最有力的粉丝团,有的只是单纯喜欢荣耀的玩家。因此叶修到达那网吧的时候并没有掀起什么轩然大波,当然,随后的韩文清也是。

“上机请登记身份证。”网吧收银小弟头也没抬地说。

叶修再次掏出叶秋的身份证登记。用自己的身份证?笑话,明显是叶秋比叶修的名字常见吧。网吧小弟看到身份证后,猛然抬起头,惊讶地看着叶修。叶修笑,不慌不忙地说:“呵呵,别紧张,我不是叶修,更跟叶修打不着八竿子关系,只是名字相似而已,他可比我帅多了!”这是实话嘛,绝对是我比叶秋帅。

收银小弟狐疑地看着叶修,叶修竭力让自己的脸看起来温和一点,这几年他可没少听到乐乐少天他们说自己使嘲讽脸,但他不觉得自己有哪里嘲讽了,只能尽量用温和来掩饰。

收银小弟再看了叶修一眼,便把身份证还他了。

“诶等等,我要买张荣耀第十二区的账号卡。”叶修连忙喊。

“喏。”收银小弟递给叶修一张卡和写着上机号的纸,接过钱后就做自己的事了。

“啧,又要重新再来了。真后悔没有带张卡回来。”叶修上机后,看到没有禁言的牌子,立刻就点上一根了。

插入账号卡后,叶修想起来之前沐橙给他看过百度一下君莫笑后的结果了,那里就有个什么木偶剧的人物名,别名……嗯,叹君心。于是,改名为叹君心,职业定位,男拳法家。

要说为什么会选择拳法家?叶修也不知道,可能是觉得自己用了那么多年的战法,偶尔换上跟自己是最长时间的对手的职业也是一个挺不错的选择吧。
才刚开了几个月,新手村里依旧多人,但没有那时候开区第一天来得“战况惨烈”,顶多只是有点挤的程度而已。叶修还是选择慢悠悠地完成新手任务了。

与此同时,收银小弟又迎来了情况……

“上机请出示身份证。”还是没有抬头,就问站在前台前的那客人。

韩文清掏出自己的身份证,收银小弟一看身份证名字,眼睛瞪大了,再看看样子,妈呀,他差点没把身份证给丢掉。

“韩、韩、韩……”收银小弟完全没话说了。

“我不是韩文清,只是恰好同名而已。”韩文清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这个一看就知道是谎言的谎言。

妈蛋我看到你都想把钱包交给你了你还说你不是拳皇大神?!收银小弟风中凌乱,但是,他可没那个胆子当着韩文清的面质疑他啊……唯有乖乖递出机号纸跟还了身份证。

“哦对了,来一张十二区账号卡。”韩文清拿到账号卡后犹豫了一下,心里默念着他现要成为战法。

“哦,好。”低头找卡的收银小弟心里一直在吐槽,谁会不相信刚才那是叶修大神现在这位是韩文清大神啊,连职业都互换了!!慢着,互换?由于收银小弟不是腐男,所以他没发现有什么不妥。

收银小弟跟韩文清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韩文清沉默着向那台电脑走去,而收银小弟则默默无言,给他一百个雄心豹子胆也不敢直接大喊“两位十年大神在这里啊快点来要签名吧”,绝对会被干掉的。

韩文清、叶修旁边坐着的那些玩家,打荣耀的就很专心于游戏,还有些是玩其他游戏的,例如银河联盟什么的,根本没人注意到大神就在身边。

韩文清将卡插入后,随手一改,一个名叫“萧关侯骑”的本人定位男战法的角色就新鲜出炉了。

韩文清早就忘却了这段在游戏里打拼、抢怪的日子,从进入战队后,就鲜少碰未满级的角色了,更别提新手村,所以他出现在新手村时,还是被眼前的“壮丽景观”微微吓了一跳。

萧关侯骑已经好几次路过同一个角色身边好几次了,似乎对方也是老手了,跟自己一样,净挑奖励技能点的任务来做。于是,很凑巧的,萧关侯骑跟叹君心同时进入了同一个副本队伍刷蜘蛛洞穴。

这次叶修没有多表现自己的才能,循规蹈矩地站好位然后开打,拳法怎么打就怎么着,也没有自己担任什么MT角色,但是,他完全用不着队长指挥,这点韩文清一直看着。而韩文清的做法也是跟叶修一样的。

整个副本下来,队长就只有指挥过其他两个人,而叹君心和萧关侯骑根本没担心过,他也觉得这两个人的站位、战斗意识不错,在副本结束后就说:“叹君心兄弟和萧关侯骑兄弟,你们挺不错的啊,老手了?”

没等韩文清发出回复,叹君心的回复就立刻出现了,几乎是没有时间差:“呵呵,才刚碰呢。之前没试过拳法家。”

韩文清的回复稍迟一点点,但速度已经是让另外三个人非常惊讶了:“第一次用战法套路。谢谢赞赏。”看到回复的三个人心里万马奔腾着,卧槽这什么手速!

“你们……该不会认识的吧?看你们挺默契的。”队长知道自己打字速度完全跟不上,于是放弃了打字,直接用语音了,而叶修跟韩文清还是选择文字回复。

“不。”“不认识。”两个人的回复几乎又是同时出现的。

“好……好吧。要不再多刷5遍吧?我们迟点要带上朋友。”叶修知道这分明是借口,再多5遍这堆人肯定就升级了,是时候该去骷髅墓地了,不过算了,单刷也一样,现在……能不能碰见隐藏boss都无所谓了。但是,此时他接到了萧关侯骑的私聊:“他们应该是去骷髅墓地,刚才我跟你遇见过好几次,应该进度差不多,我们自己来吧。”

叶修看到这句话,莫名其妙的觉得很熟悉,于是他想通过这5次副本看看对方实力,遗憾的是对方貌似也跟他一样,留了好多手。

“那兄弟,下次有缘再见。”队长说完这句话后,还没来得急按解散队伍,就已经看到叹君心跟萧关侯骑的回复同时弹出来了,手速还是那么令人汗颜。

于是,叹君心跟萧关侯骑组上队了。

两个人在副本中不留余力地推怪,此时的风格都让对方知道他是谁了,但俩人谁也没有说出来,只是不停地合作过副本。

最终,在俩人都没有私藏的情况下,副本记录就这样被破了,光靠两个人。

世界频道上沸腾了,而原纪录的霸气雄图公会则哭着一张脸,怎么现在的人都这么妖孽了啊……第十区有个君莫笑就算了,难道第十二区又得开始第十区的经历么?

刚才跟叹君心他们组队的三人看见系统消息,叹了口气,果然人家那是私藏着,说他俩不认识谁信啊,就两个人就破了纪录,技术、默契那是必不可少的吧。

在骷髅墓地的时候,叹君心小队碰见了刷完出来的前任队友们,打了个招呼,没有重新组队,依旧俩人进去了,出来时,已不见了那队人,明显是他们的速度太慢了。

于是一天下来,叹君心跟萧关侯骑创造了蜘蛛洞穴与骷髅墓地的纪录,顺便砍了几个隐藏boss。

本来叶修跟韩文清想当无知地无视掉这次合作,但是,他们一从座位上站起来。

“老韩?”“叶修?”叶修跟韩文清发现他们就坐在对面而已,轻声感叹了一下。叶修无奈地笑了笑,向韩文清比了个跟我来的手势。韩文清点点头,便跟着叶修走。

“哎老韩,本来还想当不认识你的,怎么,用战法的感觉如何?”叶修将韩文清带到网吧外的一巷子里就发问了。

“不怎么样,还是拳法家够直接。”韩文清皱了皱眉头,“你呢?拳法家。”

“呵呵,哥对25种职业都一样看法,只不过是战法更熟练、散人更巅峰而已。”叶修咬着烟,含糊不清地说。

韩文清一手抽走叶修的烟:“告诉你好多次了,吸烟不好。”

叶修笑了笑,“吸烟打荣耀是我对它的一种尊敬,身为荣耀之神,我可要以身作则啊!”

韩文清都懒得理叶修的垃圾话了,沉默了一下,说:“怎么突然想用拳法家?”

“我觉得你问自己就知道答案了。”叶修认真地说。

韩文清凝视着叶修双眸,“什么时候知道的?”

“那时候我在某篇韩叶文……”“说实话。”“好吧我是猜的。”“说实话。”“好吧实话是,哥挺喜欢你的。所以我猜的。”

下一秒,叶修就看见老韩那张钱包脸在自己眼前放大了好多倍,也接受到来自韩文清的温度与气息。

“不用猜了,已经证实了。”韩文清离开叶修的唇,一字一句地说。

“老韩啊,咱们要不要从十年对手变成十年的战友?”叶修那张嘲讽脸,怎样看怎样都像在开玩笑,但是,韩文清很认真地答应了:“好。”

“哟老韩,没想到你这么喜欢哥呢,哥还以为你要先拒绝呢。”叶修嘲讽着。他倒也没想到韩文清这么直白。

“那我就拒绝吧。”韩文清的语气不像在开玩笑。

“啊?你可是答应哥了啊,身为拳皇怎么能出尔反尔呢,对得起你们霸图上下嘛!”叶修说得义正言辞的。

“我拒绝当十年的战友,我只接受当一生的战友。而且,自从我打算找上你的时候,我就已经对不起霸图上下了。”

轮到叶修真的惊讶了:“你……找上我?”

“难道你以为是偶遇啊。你家在E市,所以我才打算来E市生活的。”韩文清看着叶修的眼神就在阐述着,这货怎么就变蠢了。

“你又知道我会回E市?”

“退役了总有一天会回家的。经验告诉我,你不是个薄情的人。”依照韩文清与叶修对敌那么多年,早就是最熟悉对方的那个人了。

“好吧。”叶修耸耸肩,“要不要回家见公婆?”叶修还真对什么都无所谓。

“是丈母娘与丈人。”韩文清纠正着。

“喂喂,还没跟哥做过怎么就知道哥是受啊!”

“你刚才也说了‘韩叶’文。”

……

两人就这样一问一答回了叶修的家。

“爸,我把你儿媳带来了。”叶修一进门就说。

叶爸很兴奋地跑出来看,结果,对上的是一个疑似黑社会的人。

“儿媳呢?”叶爸疑惑。

“我。”韩文清的脸变得很黑,没错就是那句“儿媳”害的。

叶爸几乎是即场风化了。而韩文清无视叶爸的这种状态,直接自我介绍了:“我叫韩文清,跟叶修认识十年以上了,他爱我我爱他。”
“……修啊,你爱他?”叶爸颤抖着问。

“是啊,都十年以上了,对他太熟悉了所以不小心喜欢上他了。”叶修撇撇嘴,很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韩文清威严的声音传来:“什么叫不小心,刚才谁先告白来着。”

“好吧那是我。”叶修变回那副淡然的样子,但叶爸就不淡定了。

“你不仅给我离家出走十多年,还喜欢上男人了?!”叶爸吼出来。

“我也不想啊,回过头来就发现我喜欢老韩了。”叶修完全没有害怕过叶爸。也对,他都出走这么多年了,要害怕,早在第一天回家时就已经害怕了。

叶爸失魂落魄:“让我自己想一下吧……”然后就上书房了,而叶修也把韩文清带到自家客房住了下来。

晚上,叶秋回来了,跟叶妈一起。

晚饭时间,韩文清一从客房出来,叶妈就拉着韩文清问家常了,她就是那种溺爱孩子的类型,只要孩子喜欢,就什么都行,更别提那离家十多年的叶修了,对他的溺爱程度简直是要了她的命都行。而叶秋看着韩文清的脸,想了好久好久,突然从报纸堆中找出一份报纸,“韩文清……你就是那个大漠孤烟的操作者吧,冠军得主。”

“哟叶秋,你也有留意荣耀的啊?”叶修还以为叶秋对游戏完全不感兴趣。

“才不是。只是记得报纸上有登过他退役的消息而已。这么说,大嫂,你退役就是为了我哥?”叶秋直接就叫起“大嫂”了。

韩文清的脸黑了几分,叶秋很适时的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当然称呼变了,变回韩文清。

“因为霸图夺回冠军了。”是的,要不是霸图重新夺回冠军,韩文清大概都还会一直打下去。

“噢噢。”叶秋也没啥好说的,反正他对游戏一点兴趣都没有。

而叶爸下楼了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和乐融融拉家常的画面。

“你们接受了?”叶爸不敢置信。

“有什么接受不了的啊?”叶秋跟叶妈同时说。

“好吧。”叶爸认栽了,“修,我承认韩文清是儿媳了。”

韩文清的脸再次黑了。叶爸表示他是第一次这么怕一个男人,还是一个玩游戏的死宅男,这也算是他的黑历史了,然后,他也立刻改口:“修,我承认你是他媳妇了。”叶爸你就这么把大儿子卖了真的没问题?

叶修表示他对这些称呼都没有什么感觉,只是,老韩,咱们以后在一起了呢,不仅是十年,是以后。

虽然确立了关系,但还是一个长期居住在H市,一个在Q市,生活中是聚少离多,但是感情却变本加厉,体现在第十二区被两人疯狂掠夺的副本记录和霸图跟兴欣神奇的关系转变。

老韩啊,前面我们以对手的角度熟悉了十年,以后,我们以家人的角度互相熟悉吧,不仅只有十年那么短了。

评论
热度(33)

特格特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攒攒人品,曰曰涉涉

© 特格特 / Powered by LOFTER